中国竟彩联盟
示例圖片三
 
QQ在線咨詢
咨詢電話
15151164888
18762148855
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界資訊

司法如何有效回應案件社會穩定風險

 當前,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和經濟結構調整的重要時期,社會矛盾糾紛凸顯,大量利益沖突以訴訟的方式流入法院。在這樣一種社會背景下,人民法院每年受理案件的數量逐年增加,由訴訟和執行案件引發的各種涉法涉訴信訪問題、涉法網絡輿論事件、涉法暴力沖突事件、涉法突發事件也相繼出現,不同程度地影響著社會穩定。因此,人民法院運用新思維、新方法,建立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具有十分重大的現實意義。


  一、構建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的必要性


  風險無處不在,無時不有,但是在不同時期、不同歷史背景之下風險的強度、烈度不同。在封建社會、民國時期、新中國成立初期,人們的思維單一、價值觀念單一、利益主體單一、經濟成分單一、判斷問題的標準單一、治理結構單一,人民法院受理的訴訟案件少,司法的社會穩定風險沒有成為一個問題。改革開放以后,市場交易要素滲透到社會領域,利益主體多元化、價值觀念多元化、思維方式多元化、治理結構多元化、群眾訴求多元化、經濟成分多元化、判斷問題的標準多元化,社會矛盾日趨尖銳,并且以案件的形式涌向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絕對數量與改革初期相比翻了二、三十倍;加上我國目前正處于社會轉型時期,“三農”問題、腐敗問題、國有資產流失問題、貧富懸殊問題、就業問題、金融風險問題、安全生產問題、犯罪猖獗問題、誠信危機問題都潛存著巨大的社會風險,并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社會領域爆發;特別是當前的人民法院體制還不完善,人民法院在化解社會矛盾方面的手段十分有限、化解社會矛盾的能力還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期待和要求,司法的社會穩定風險就表現得格外突出。近年來,槍擊法官、殺害法官、向法官潑硫酸、當庭殺害當事人及其近親屬、自殺、暴力抗法、越級赴省進京反復上訪等影響社會穩定的事件不斷在全國各地出現,訴訟和執行案件社會穩定風險已經成為一個全社會高度關注的社會問題。因此,人民法院必須認清當前的形勢,積極作為,主動應對。


  二、當前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面臨的短板


  (一)評估認識不到位。在實踐中,相當一部分法官對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的重要性、必要性認識不到位。具體表現為:部分法官對建立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是否能夠起到預防和減少矛盾表示質疑,部分法官認為目前案多人少的矛盾十分突出,如果再抽一部分法官從事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工作,勢必導致一線辦案人員更加不足;部分法官認為人民法院是一個居中裁判機構,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是黨委、政府的事,風險評估超越了人民法院的司法職權。


  (二)評估規范不完善。當前人民法院開展案件風險評估缺乏制度保障,沒有配套機制,對應措施尚不完善。有的案件進行了風險評估,有的案件沒有進行風險評估。所有案件的案卷中,難以找到一份風險評估報告,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前后脫節,不利于二審、再審、執行法官掌握風險情況。


  (三)評估范圍不明確。目前人民法院開展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主要集中在一部分社會關注度高、影響范圍廣的重大案件、群體性案件上,對一般案件尤其是民間糾紛形成的小標的額訴訟案件,開展案件風險評估力度不夠。而實踐中,此類案件發展為申訴信訪案件的卻不在少數,導致一些社會穩定風險沒有得到及時控制。


  (四)評估程序不規范。目前大多數法院沒有建立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程序規定,一般只有承辦法官在評估,且主觀隨意,是否需要進行風險評估,無法進行監督;評估信息限于從接待、詢問、調解等與當事人直接接觸的時機中感知可能的風險,對當事人的思想動態把握有限,獲知案件潛在風險的渠道單一;風險評估停留在口頭模式,是否就案件處理開展過風險評估無據可查。


  三、完善案件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的路徑設計


  (一)科學劃分評估等級。按照涉訴案件的性質、緊急狀況、行為方式、規模狀況、激烈程度、發展趨勢以及可能造成的社會影響等因素,將案件社會穩定風險確定為四個等級:一級為特別重大風險,指當事人可能采取極端行為的;二級為重大風險,指當事人可能赴省進京越級上訪的;三級為較大風險,指可能影響人民法院正常工作秩序的;四級為一般風險,指可能出現重信重訪或無理纏訪等行為的。承辦法官認為所辦案件在作出相關處理決定時存在風險的,須填寫《案件風險評估表》,擬定風險等級審定備案。


  (二)綜合設置評估標準。評估標準主要是合法性評估、合理性評估、可行性評估和可控性評估四個方面內容。一是合法性評估,主要測評當事人的訴求是否合法,法官在程序與實體上是否存在與法律法規相抵觸的地方,司法行為是否有充足的法律依據。二是合理性評估,主要測評司法行為是否符合當事人的利益,是否能夠被當事人所接受,是否能夠得到大多數群眾的理解與支持,是否兼顧了社會各界的反應。三是可行性評估,主要測評在訴訟和執行過程中,法官所作出的判決,是否充分考慮了群眾的接受程度,是否超出大多數群眾的承受能力,是否得到大多數群眾的支持。四是可控性評估,主要測評是否存在引發群體性事件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能否引發其他群眾攀比或不滿情緒,是否存在潛在不安定因素、可能引發越級上訪、集體上訪或群體性事件等,化解措施是否完善、能否徹底化解社會穩定風險。


  (三)逐步擴大評估范圍。由于這一機制尚處于一個探索階段,人民法院可以采取“摸著石頭過河”的策略,先有重點地選擇一些案件進行評估,待時機成熟后,再逐步擴大案件范圍。當前下列八類案件,人民法院應當進行風險評估:一是當事人企圖自殺、自殘、殺人或其它暴力情緒的;二是案件系群體性糾紛或隱含群體性糾紛;三是可能引發集體上訪等群體性事件的;四是案件涉及重點工程建設項目或其他社會熱點焦點等敏感性問題的;五是案件經過新聞媒體曝光或上網炒作的;六是當事人擬赴省進京上訪的;七是當事人對辦案人員有嚴重不滿情緒的;八是其他可能引發上訪、纏訴等情況的。


  (四)合理明確評估責任。院長、副院長為“一級”、“二級”案件風險化解工作責任領導,負責案件風險等級和化解方案的審定,風險化解工作的指導、協調。案件承辦法官、所在庭(局)負責人為“三級”、“四級”案件風險化解工作責任領導,負責訴訟和執行風險等級和化解方案的審定,風險化解工作的指導、協調與化解工作。對于出現重大風險案件,實行報告制;一旦出現重大風險案件,承辦人要及時向院領導報告,以便采取應對之策。在明確風險評估責任的基礎之上,建立起責任追究辦法,將風險評估工作納入部門績效考核和法官業績考核檔案。


  (作者單位: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人民法院)


中国竟彩联盟